王黎明的詩(五首)
2021-01-11 16:30:23

 

       冬天的窗户


  冬天,你依然想念那扇窗户

  想念玻璃上的結晶

  ——盛開的六角形冰花

  想念和你一起擦窗户的人


  ——她在窗內裹着緊身綠毛衣

  你在窗外敞着舊棉襖

  她哈出的熱氣像蝴蝶在飛

  你手指通紅像小鳥在冰枝上鳴叫


  她擦出一面鏡子。你擦出一雙

  眼睛

  兩個笑臉留下那麼一點瑕疵

  你擦不掉她臉頰的雀斑

  她擦不掉你鼻子上的粉刺


  ……心跳得那麼厲害

  卻隔着一層堅硬的空氣

  冬天的窗户多麼明亮

  為什麼總有擦不去的水滴


  回到北方


  窗外是飛逝的細雨

  灰暗的稻田一個少年

  在他身體裏奔跑

  火車不停地搖晃 搖晃


  一隻斟滿啤酒的杯子

  嚥下苦澀和憂鬱

  他吐出煙圈,臉上掠過

  無法驅散的烏雲


  很多年過後。他來到

  空曠的山崗。在白楊樹下

  晾乾淋濕的衣裳

  打開旅行袋。打開一封舊信


  南方和北方,如同雲朵下

  相互追逐的光亮。在他心裏

  一會兒重疊,一會兒分離

  兩個貼近的臉龐。彼此凝視


  反向而行的火車


  十二月的站台上,

  我目睹兩列反向而行的火車,

  匆匆相遇,呼嘯而過。

  像奔赴一箇舊夢,

  一輛拉着木材,向南;

  一輛裝滿煤炭,向北。


  車輪哐哐,碾過鋼軌,

  刺耳的響笛,粗重的喘息;

  水泥柱子不停地顫抖。

  忙亂的人羣退閃一旁,

  站穩。紅燈,綠燈,

  抑止不住我的倉皇和激動。


  薄雪


  數一數牆上所剩無幾的日曆

  一場薄雪,到底能留下

  多少殘存的記憶?

  它在去年的傷口上撒鹽

  又在枯黃的草地上抹了霜

  一場薄雪,追趕不上翅膀的蹤影

  它帶來冷嗖嗖的寒風。

  又在落盡葉子的樹枝上留下鳥

  的爪痕

  一場薄雪閃着寒光

  它給窖藏的果實加入甜味

  又讓虛度時光的人一貧如洗


  冬至


  又是一個吉日:烏鴉變白

  喜鵲登枝。日暮河邊,

  樹林脱光身子露出幼小的傷疤


  那些細密的枝條將有幸獲得

  時光的命名。下一個

  輪迴:落葉死去,草木重生


  王黎明,山東兗州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山東省作協詩歌創作委員會副主任。1982年開始發表作品。參加過詩刊社1988年第8屆青春詩會、魯迅文學院第3屆全國中年作家高研班。著有詩集《貝殼説》《醒自每個早晨》及散文隨筆集《滴水之聲》等多部。



該內容選登在1月11日揚子晚報《詩風》版面

編輯:龔學明、束向紅(特邀)、楊婷

| 微矩陣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繫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製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